素雪錾杓

霹雳金光双修,本命泉哥孔雀教授(教授的脑残粉|・ω・`))
喜欢拉郎,so别轻易关注我
说不上是混邪,但大概是个混乱中立或混乱善良什么的_(:з」∠)_

@花上露犹泫。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難產的微信體做出來遼!恭喜二位出鏡!😂

鳳鳴哥&捷哥:沒錢我能怎麽辦!!!

圖中所有吐槽,所有價目僅供娛樂!!大家看了笑了就可以了,別較真,別開杠!否則我會變成暴躁勺子精哦!

PS:刚才有個小可愛提醒我順序錯了,我重發一遍。😂

《琉年》杏默合志终宣

大噶多多支持我们夕阳红啊!!!

布袋戏镇委会:

「这琉璃树的一年,兜兜转转还是你与我同在。」

首先主催组鞠躬感谢各位写手、画手老师的支持,才能让这本杏默合志得以出生

自7.11主催开启招募到今日发出终宣,历时127(到11.15)天,《琉年》终于与大家见面。

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主催组在这里90度鞠躬感谢!!!

 

——杏默合志《琉年》终宣——

刊名:琉年

原作:金光布袋戏

CP:杏花君X默苍离

开本:A5简体横排

字数:9.5w↑

页数:180p↑

年龄向:全年龄

定价:65RMB

主催:花上露犹泫 @花上露犹泫。 、白娘娘的伞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校对:杏默家的杓 @素雪錾杓 、心语心言 @离煜明骁 

封设&排版:根三

题字:墨山 @墨山无崖 

宣图:白娘娘的伞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合志文手(按月份排序):翠环山道 @见微 /素雪錾杓 @素雪錾杓 /宋游 @宋游难觅 /泡泡纸 @泡泡纸 /烂机车发不动/悬离无珠 @懸離不懷珠  /诹游 @情勘不破 /朝乡 @土味红糖。 /灰鸽子 @灰鸽子 /海豹大胡子 @海豹大胡子 /林悦 @林悦_轻衣负剑 /墨山 @墨山无崖 

合志封面&海报画手:九烟 @九烟 

合志内插(按季节排序):煎饺 @一只大煎饺 /鹤白衣 @不染衣 /归墟有言 @归墟有言 /逍遥神剑 @逍遙神劍 

合志短漫:爷就是那不能摘的一朵玫瑰花 @橘纱织 

合志附赠:明信片一套(四季+合志封面+海报+特典封面+特典内插)&两张海报(封面&单独海报)

 

——特典《白水浮焰》信息——

刊名:白水浮焰

开本:A5变形方本

字数:1.7w↑

页数:50p↑↓

年龄向:全年龄

定价:15RMB

文手:霜降 @霜降 

特典封面&内插&书签画手:南陵 @南陵 

题字:墨山 @墨山无崖 

特典附赠:书签X2

 

——周边信息——

立牌画手:闲壶子 @闲壶子 

立牌定价:35RMB

贴纸&杯垫画手:风中吃面 @风中吃面 

贴纸定价:18RMB(4张)

杯垫定价:15RMB/个,25RMB/对

卡套&挂件画手:雪波浪 @雪波浪 

卡套定价:25RMB

挂件定价:15RMB

 

合志&特典附赠周边均可加购:

明信片(一套):35RMB

海报:20RMB/张

书签(两张):10RMB

 

——通贩&场贩信息——

预售上架:2018.11.20晚八点

预售时间:2018.11.20-2018.12.20

发货时间:CP23结束之后(抽奖奖品亦同)

预售优惠:前十五名下单者可凭合志价格购合志+特典套装

合志预售地址:戳这里

周边预售地址:戳这里

场贩信息:CP23现场贩卖

摊位名:琉璃树基地台

摊位号:届时单独放出

现场无料:【杏默婚书】&【喜糖】

婚书画手:雪波浪 @雪波浪 

 

——高亮!微博有转发抽奖!——

戳这里进微博!










【杏默】聖人墜落之時

    上課突然想到的東西,想到什麼寫什麽,所以可能邏輯堪憂。_(:з」∠)_

     沒什麽深度,只是想無病呻吟一下。😂

     我知道我寫的很ooc,所以請各位看官輕點打我。

    OK,想說的說完了, 溜了溜了┌( ಠ_ಠ)┘




       “人們總是在那些地位比他們高的人墜入凡塵時,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對其進行批判,甚至落井下石,而不去思考這背後的原因。這是普遍存在于人類中間的劣根性,因為在看聖人墜落,或是說看聖人活的連他們都不如時,會使他們自卑的心產生詭異的滿足感。這種滿足感會在他們有機會審判聖人時,达到顶峰。”默蒼離輕輕擦拭著手中的銅鏡,看著滿臉怒氣的杏花君說道,“所以,你根本不需要和他們生氣,這沒有意義。”

  杏花君看著默蒼離那張從來都沒有第二個表情的臉,怒气更甚,可他又說不出什麼反驳的话,道理摆在那里,他們實在沒必要和那些通過奚落別人以獲取滿足感的人計較。可他就是生氣,氣得恨不得拿手上的織命針捅他們個對穿。

  一切事情的起因,僅是杏花君與默蒼離不為人知的關係被人發現。其實默蒼離從沒做過什麼隱藏關係的事情,杏花君也是,至少他們的三個徒弟就都知曉。而那些人看不出來只能說是,他們將默蒼離神化了,認為像他這樣的智者,是不會有男女情愛那种情感的,更別提是和男子了。

  於是乎,那些曾經瘋狂吹捧默蒼離的人,矛頭一轉,對其口誅筆伐起來,所說的話可謂是痛心疾首,字字诛心。默蒼離看著杏花君收集來的世人言論,面色蒼白,眉頭緊蹙,看得杏花君都拿出了藥丸準備隨時塞進他的嘴裏,結果等了半晌,就聽默蒼離吐出兩個字——“愚蠢”。

  杏花君突然泄了氣,他到底在期待什么啊,像蒼離這樣的智者,怎麼會為了世人的言論生氣呢?

  其實還是會生氣的。那是在杏花君失蹤下落不明后,人們對他失蹤的討論時,就類似於活該這種算是稀疏平常的話,卻意外地觸動了默蒼離那根名為怒火的絃。俏如來和上官鴻信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一向冷淡應對世人愚蠢言論的師尊,冷著一張臉,用他清冷的聲線,壓過人們熱烈討論的聲音。默蒼離的話像是一把利劍,刺破世人偽裝的表象,露出內裏腐壞的血肉。

  最後默蒼離是被俏如來冒著被他罵死的風險,硬生生拉走的。而後續,則由上官鴻信留下來處理。那些被默蒼離揭開表層的人們,帶著被戳穿的窘迫與憤怒,一拥而上準備動手。

  “無能的人在無法用言論压过对方之后,就会选择動手這種方式。說到底只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罷了,這種人終其一生也只能做那些善用頭腦的人手中的棋子。”

  默蒼離被拉走也沒能讓他停止對眾人的諷刺,留下來善後的上官鴻信和拉走默蒼離的俏如來,絕望地在心裏吶喊:“師尊,我求求你別再說了!!”

  事後,上官鴻信利用皇子的權利,壓下眾人的非議。人心因為默蒼離令人意外的舉動亂了,而军队那邊也因為默蒼離而出現了損失。從來不曾有過失誤的計策因為天氣這種不可抗力出現了誤差,這所導致的結果,除卻杏花君的失蹤,就是軍隊的大量傷亡。好在戰事從來都是瞬息萬變,因為一次的失誤就否定默蒼離的情況不曾出現,軍心尚穩。

  在杏花君音信全無的一個月之後,上官鴻信撤回了暗中派出去搜尋的一小隊人馬。他戰戰兢兢地立在默蒼離房门口,準備敲門進入,告訴他的師尊,冥醫先生可能生不见人死不見屍了。結果手剛一觸及房門時,門便慢慢開了。房裏沒人,只有书桌上放著那面默蒼離从不离手的銅鏡,镜面上橫亙著一道裂痕。上官鴻信睜大了雙眼,瞳孔微縮,轉身飛奔出去。

  

  

         默蒼離是被沒由來的心悸驚醒的,爬起來如往常一樣準備拿起銅鏡擦拭時,不慎拿脫,銅鏡掉落在地上,發出讓人心驚的咔嚓聲。當他拾起銅鏡時,鏡面上已橫亙了一條裂痕。默蒼離定定地看著那条裂痕半晌,突然起身披上一件外衣,跑到馬厩,隨手牽出一匹,翻身上馬,向著杏花君失蹤地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雖然默蒼離總說自己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擔的柔弱书生,但為了能更加了解戰場上的瞬息变化,也還是會騎的,而且騎得還不賴。可騎術再好,也抵不過老馬力衰。隨手牽出一匹馬的結果就是,骑到半路,馬腿一跪,默蒼離整個人都被甩飞出去。在地上翻滾了幾圈之後,滿身擦傷的默蒼離仰躺著,透過枝葉看著微亮的天空,眼角無聲無息地流下兩道晶瑩的液體。

  俏如來和上官鴻信找到默蒼離時,默蒼離已經清理掉了自己粘上的枝葉,一瘸一拐地往回走了。兩人看著自家師尊身上的泥汚,忙上前去迎,心裏掀起一波驚濤駭浪。上官鴻信找來馬車,由俏如來扶著默蒼離坐上車,師徒三人就這樣回去了。

  自那之後,默蒼離再也沒有像那次一樣衝動過。與此同時,令人感到極為諷刺的是軍隊也再也没有出过任何意外。一路凱旋高歌,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僅有的一次失誤所造成的損失,在龐雜的戰利品面前,顯得是那麽的微不足道,而智者卻失去了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人。

  在最終勝利的消息還沒傳來之前,人們仍沒有停止對默蒼離和杏花君的批判,那些言辭用盡了人們所能想到的一切惡毒揣測。

  而當大勝的消息傳來時,人們在勝利面前選擇性地遺忘了之前令聖人形象破碎的事情,又一次將默蒼離送上了神壇,真情實感的歌頌讚美,虛偽得令人作嘔。

  而被送上神壇的智者,漠然地看著那些愚昧無知的人,帶著滿身的傷痕站在神壇之上,搖搖欲墜。


#杏默杏##冥医杏花君##默苍离#
苍离先生和杏花先生的官方双人挂画征集ing!
你是否喜欢这两位先生!
是否想将其收藏进自己宝库中!
那么来买一副挂画吗!
你一份我一份!杏默杏明天就结婚!!!
还在犹豫什么!快来加入我们!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加入我们还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天地人法骄】无心

本文微瓜饺,天地法不贵乱,无cp,亲情友情都可以。
答应给基友 @离煜明骁 的文,还没写完,先发一部分,上来混个更新,什么时候写完另说,大概是有生之年了。😂
极度ooc,文笔也烂的一批。介意的就别点开了,我怂,怕被骂。
标题以后可能会改,也可能不改,看我心情。_(:з」∠)_




 小天迹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娃娃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好奇。
  “这是你弟弟,末日十七。”大人把那个娃娃推上前,表情冷淡,眼神冷漠,完全没有一丝为人父母的喜悦。
  天迹却没想那么多,他小心翼翼地抱起快和他一样高的末日十七,鼻尖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奶声奶气地说:“小十七,我叫天迹,你可以喊我天哥哥哦。”
  末日十七木着一张脸,喊了句“天哥哥”,把天迹开心得抱着末日十七就想转圈圈。大人走过来,慈爱地摸了摸天迹的头,扫过末日十七的眼神中带着一种看物品的漠视。“天迹乖,把弟弟先放下来,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听到吃,天迹眼睛一亮,把末日十七放下来,牵起他的手,往饭桌走。
  饭菜香勾动着天迹的食欲,天迹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咧开的嘴角几乎要到耳边了,一刻不待地窜到桌前,等着开饭。而被他拉拽着到了饭桌前的末日十七,却僵硬着脸,不愿多进一步,对桌上的东西充满了抗拒。
  发觉末日十七的异样,天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小十七来吃饭呀,妈妈烧的菜可好吃了!”
  末日十七摇摇头,低下头嗫嚅道:“不了,我不饿。”
  “唔,小十七,你是不是有点怕生啊?”天迹歪歪头,咬着小汤匙,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笑道,“要是怕的话,就坐我这边吧。”
  末日十七抬起头看着天迹脸上的笑容,像是不见天光的吸血鬼突然暴露在太阳之下,被阳光灼伤了一样,猛然低下头,避开了视线的相接。他瞥了瞥站在一旁的大人,尽管大人的神情紧绷,对让他上桌这件事满是不赞同的神情,但为了照顾天迹的情绪,还是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末日十七慢吞吞地挪到天迹身边的那个位置,坐上去,小手握成拳,放在腿上,小嘴也抿得紧紧的。
  天迹吃得欢快,也不忘为末日十七夹菜。可末日十七只盯着碗里的菜,却不动筷。天迹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偏过头看了一眼,只见末日十七的碗中,菜已经堆成一个小尖尖,却没有一点动过的痕迹。“你怎么不吃啊,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末日十七不说话,只是摇摇头。天迹咽下嘴里的东西,不高兴地鼓鼓腮帮子,放下手中的小勺子,拿起末日十七面前的勺子,舀了满满一勺子的饭菜,送到他的嘴边,“小十七,张嘴,啊。”
  一旁的大人神情已经不能用紧绷形容了,简直到了难看的地步。末日十七余光瞥到一点,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快感。他张大嘴,吃下天迹送到他嘴边的饭菜,并对天迹露出了到这个家以来第一个笑容,甜甜地说了句,“谢谢天哥哥。”
  天迹被这一声天哥哥萌到,更加欢喜地进行他的喂食大业。看着碗里一点点减少的饭菜,和大人越来越黑的脸色,末日十七强压下想要呕吐的反胃感,在心中不住地冷笑。
  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末日十七刚吃完饭就被大人拉着离开了天迹的身边。天迹不乐意地拽着末日十七的手,不愿意松开。
  “天迹听话,爸爸妈妈带着末日十七去他的房间。”女人轻轻掰开天迹的手,揉揉他的头发,语气温柔。
  天迹抓住女人的手,摇了摇,撒起娇来,“妈妈,小十七怕生,让他跟我一起睡吧,好不好嘛?”
  “天迹!”男人不耐烦地瞪了天迹一眼,呵斥道,“回你自己房间去!”
  天迹嘴巴一扁,澄澈通透的紫眸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抽抽鼻子,一步三回头地往自己房间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转过身,委屈巴巴地看着男人,小小声说道:“爸爸,我能跟着你们去看看小十七的房间吗?”
  男人眼一瞪,还想呵斥,被女人拉了一下衣服给制止了。女人摇摇头,走上前在天迹面前蹲下,柔声道:“天迹很想知道末日十七住哪个房间是不是?”天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妈妈可以带你去,但你要乖乖的,听到没?”
  天迹抱住女人的脖子,吧唧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欢天喜地地跑到末日十七旁边,拉起他的手,“小十七走!我们去看你的新房间!”
  男人皱着眉,一言不发地拉着末日十七走向拐角的一个小房间。门一开,就有一股潮闷的气息从里面传来,即使窗帘已经拉开,也只能照进一点点的阳光。天迹皱皱鼻子,拉着末日十七就往屋外走,嘴里还哼哼着,“小十七不住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太差了!小十七走,和我住一起!”
  “天迹!是不是最近太宠你了?让你觉得你可以无法无天了?!”男人拽住天迹的胳膊,脸上怒气不再掩饰,乍看上去竟有些狰狞。
  天迹被吓得愣在原地,嘴巴开开合合了好几次,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呜哇,我,我就是,嗝,不想小十七住,住这样的房间!”
  女人见天迹哭,忙蹲下安慰,“天迹乖不哭不哭啊。我们不住这个房间,不住了好不好?”
  “真,真的?”
  “是是是,不住这个房间,让末日十七和你住,好不好?”
  “嗯。”天迹抽抽噎噎地止住哭泣,抱着女人的脖子,鼻音甚重地嗯了一声。
  站在一边的男人,还想说什么,女人瞪了他一眼,不高兴地说道:“你给我闭嘴,没看到天迹都被你吓哭了吗!”
  “你!”男人悻悻地闭上嘴,拽着末日十七,向天迹的房间走去。
  天迹松开抱着女人脖子的手,小跑着跟上男人的步伐,去拉末日十七的手。带着满脸未干的泪痕,对着末日十七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小十七,你睡觉的时候要乖乖哦,不然天哥哥会教育你的。”
  末日十七垂眸看了看两人相握的手,点点头。他不想说,自己在嫉妒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这会让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怨怒,难以抑制。
  “小十七你怎么不说话啊?”天迹捏了捏末日十七的脸颊,不太开心地嘟起嘴。
  末日十七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彼时的他还不能像日后一样,用公式化的笑掩盖自己的情绪,他现在连控制自己的表情都几乎用尽了自己的全力。
  “小十七,不想笑就别笑了,难看。”天迹皱皱鼻子,拉着末日十七到了他的房间。
  
  是夜,两个面容一样,粉雕玉琢的小少年相互依偎着,睡在一起。突然,靠着衣柜这一边的小少年睁开了眼睛,月光下,紫色的眼瞳如一潭死水一般,盯着身侧与他一模一样的人。末日十七紧抿着唇,慢慢地坐起身,把手从被子中拿出来,伸向天迹的脖子。
  掐死他!掐死他!就是因为他,你才变成现在这种存在!心里有个小人这样说道。
  可末日十七的手悬在天迹的脖子上,悬了好久,也没下手。他嫉妒他,他想他死,这是事实,可现在的他却不能杀死他。不,不行,现在的他还没有办法轻松杀死一个人,会被发现。一旦被发现,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末日十七深呼吸一口气,又慢慢缩回了被窝,闭上了眼睛。来日方长,他想。

关于霹雳惊涛片头的脑洞,与我伞哥离哥看着弹幕讨论出来的。 @花上露犹泫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三狗子:我是不是你们最疼爱的小弟?你们为什么不说话!!
刀爸:不是,下一个🙄

全程巨型ooc,仅供娱乐,别较真,谢谢配合。

老素:镇长,凭良心说话啊!素某明明就有在拍异数!只是放映时间推后了而已!
镇长(冷漠脸):哦,赶紧上戏去。
老素:。。。。。。。QAQ,素某命苦啊!

都怪慕夜笙长得太水灵了,害得我第一次认错了他的性别😂
是上一个更新的后续

应广大观众要求,布袋戏镇霹雳村决定推出由拂樱,吞佛,慕夜笙三人组成的组合出道,以时刻提醒观众们捅刀的快感。
                                   布袋戏镇镇长办公室

感谢伞哥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的梗,让我可以混个更😂

骚话班门前立牌
北冥一家不得入内!
鳞王&缜儿&皇渊:我们做错了什么???委屈巴巴.jpg
大雁:一家子直男,带不动带不动。溜了溜了.jpg

和群里基友 @花上露犹泫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聊剧情聊出来的微信体,拖了好久好久,终于搞出来了。虽然偏离了我最初的脑洞,可能我的微信体有它自己的想法吧……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