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雪錾杓

霹雳金光双修,本命泉哥孔雀教授(教授的脑残粉|・ω・`))
喜欢拉郎,so别轻易关注我
说不上是混邪,但大概是个混乱中立或混乱善良什么的_(:з」∠)_

三版兔出来之后,和离哥 @花上露犹泫 伞哥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聊天,突然生出的脑洞😂

纪凤鸣:无双!我错了!你听我解释啊!
纪无双: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纪凤鸣:(இдஇ; )

一个合志招募(占tag道歉)

宣传一下,虽然作为一个小透明的我,转了也不一定有太太看见orz

花上露犹泫:



之前一直想搞个杏默的合志,但是社恐太害怕了……今早爬起来就决定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最后结果是什么样的呢!

于是就有了这个招募!

感谢我阿杓和伞愿意陪我坑这个合志!希望最后不会夭折!!!

如果太太们有兴趣的请私戳我进群!!!


(○’ω’○)欢迎太太们加入本次琉璃树黑工坊合志制作小组
合志要求:
主题:以月份为主
时代:不限制,古代现代近代皆可
风格:皆可
年龄向:全年龄(不开车)
篇章:每个月份一篇文or短漫(不过短漫可能不存在)
字数:3000+
截稿:11月以前


其他需知:
1.默认一定绝对有样,稿费看最终贩售,用爱发电的可能性大过其他
2.死线前可能会收到主催的夺命连环催稿^▼^
3.其他待补充


目前制作人员:

主催: @花上露犹泫 

写手: @素雪錾杓 (二月)、 @花上露犹泫 (七月)

画手:暂无

宣图: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被我挖掘出来的一个小宣,如果有其他太太愿意加入就更好了_(:з」∠)_)

【枫樱】真假

磨刀失败的产物,特别意识流,大概是我在睡梦中写的吧orz

ooc严重,写得还很无病呻吟。orz

大家思量一下,再看。


屏蔽我,走个外链


【双花痴】论骚包的自我修养

拉郎预警!!!!

南风寄羽x荻花题叶!

南风寄羽x荻花题叶!!

南风寄羽x荻花题叶!!!

把写的一点先放上来,至于后续。。。。。。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来。(望天)

这是喂给我离哥 @花上露犹泫 的粮,然而我还没写到她想看的画面orz

希望不要嫌弃。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金光和新世纪,拉郎粮属于我离哥!




“混蛋!变态!肯定是早有预谋,不然怎么会准备得这么全!”小昊辰拽着蓬蓬的裙摆,低着脑袋,小声控诉着,“哼,等着,下次一定赢回来。”

就在昊辰小声嘀咕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亮的少年音,抬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小少年,长得不错,就是说的话……让昊辰十分想打他。

“小妹妹,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是迷路了吗?哥哥带你去找警察。”说着还要牵起昊辰的手。昊辰向后一躲,戒备地看着面前这个小少年。

小少年丝毫不觉尴尬地收回握空的手,笑道:“哈,小妹妹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是隔壁新世纪村的南风寄羽,来金光村玩的。”

“谁要知道你的名字!”昊辰只想时间赶紧过去,这样他好把这身衣服换下来,然而他低估了南风寄羽粘人的功力。

 

“啊啊啊啊啊,你烦不烦!别跟着我了行吗?!!”昊辰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个南风寄羽怎么这么烦人!

软糯糯的怒声响起,南风寄羽脸上的笑越发漾开,他想,这个妹妹真可爱,要是知道名字就好了。“小妹妹,我初来乍到,你带我在你们金光村逛逛呗。”

昊辰自己是没意识到,他现在这个打扮再加上奶声奶气的声音,有多可爱。他只想甩掉南风寄羽,然后回家。“不熟,不想,不逛!”

“哎呀,别那么快拒绝嘛,再考虑考虑看。”

本来只想赶快回去,不想自己丢人的一面被别人知晓,可这人是不是太自说自话,太烦人了点?昊辰思及此,小脸阴沉,猛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跟在他后面身后的南风寄羽,来不及停住脚步,直直撞了上去。

唇上软软的触感,让昊辰大脑瞬间当机。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特么在干嘛!!!

倒是南风寄羽,愣了一下之后,就拉开了距离,面色不改:“啊,抱歉,撞疼没?”

昊辰经历了死机重启之后,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无辜的南风寄羽,只感觉自己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咯嘣一声,断了。抿着唇,拈了个手诀,发了个术法,直直打了过去。

刚学术法没多久,昊辰也没学会多少杀伤力大的,一个术法打过去,软趴趴地糊在南风寄羽脸上,糊得他一脸懵逼。嗯??啥情况?

没等南风寄羽反应过来,又是一连串的小术法打过来。南风寄羽左躲右闪,术法再难像第一次那样打中他,昊辰心里气闷,可又没法,毕竟更高深的术法他还没学。

嘴一撇,从来不服输的昊辰,第一次,跑了。简直耻辱,南风寄羽你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时间转瞬即逝,眨眼间,昊辰已经长成了一个帅小伙,术法更是他们道域小区学得最好的一个。

“昊辰,今天隔壁村来人,来我们小区参观,你带着人逛逛呗。”风逍遥倚在楼梯扶手上,拿起手上的小酒瓶喝了一口,说道。

昊辰视线离开书本,扶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面无表情,“为什么是我?你,盈曦,飞溟,不是都可以吗?”

风逍遥转个身趴在扶手上,笑着说:“今天来的是隔壁村情花谷的小少爷,那个小少爷喜欢美人啊。”

“那就让盈曦去,让我去干嘛。”昊辰合上书,瞥了一眼风逍遥,继续说道,“我最近有术法考试,没时间。”

风逍遥一个翻身,从上面跳下来,拦住昊辰,“哎,别这样啊,你好歹也是我们道域小区的区花啊。”

“行了,没时间,不想去。还有,区花是什么鬼?”

“因为昊辰你在我们小区里是最好看的啊,盈曦和飞溟也挺认同的。”风逍遥又喝了一口酒,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哦,情花谷的小少爷,好像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那个叫什么南风寄羽的。”

昊辰停住脚步,眉角跳了一下。拿着书的手,指节发白。南风寄羽,这个从小时候一直记到现在的名字,简直就是昊辰的一个雷点。昊辰深深吸进一口气,转过身,扬起一抹笑,那笑像是那树上含苞的垂丝海棠忽然盛开,迷了人眼。

“好我去,他现在在哪儿?”

“嘿,就知道一说他,你就会去。跟着,我带你去。”风逍遥把小酒瓶往口袋里一扔,走到前面。

 

南风寄羽拿着把折扇,站在树荫底下,和盈曦聊着天,两人面上带笑,气氛和乐。昊辰远远就看见了这幅场景,眼睛微眯。风逍遥挥挥手,冲着盈曦吆喝一声,“盈曦,我们区花来了,咱们可以功臣身退了。”

盈曦笑着点点头,对着南风寄羽说了什么,便把人给带了过来。

“大哥,昊辰,你们来了。”

“在下南风寄羽,不知两位名姓?”南风寄羽嘴角含笑,微微一躬身,问道。

风逍遥指指自己,又指指昊辰,“我叫风逍遥,他叫昊辰。今天就让昊辰带南风少爷在我们小区逛逛吧。”

“南风少爷,请吧。”昊辰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皮笑肉不笑。

南风寄羽打开拿在手中的折扇,慢悠悠地跟在昊辰的身后。昊辰只觉从身后传来阵阵幽香,闭了闭眼,心平气和地说:“南风少爷,你是用了熏香吗?”

“哈,昊辰的鼻子可真灵。”南风寄羽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眼中满是笑意。

灵个鬼!骚气!还有昊辰是你能叫的吗?!我和你很熟吗??内心爆了一波之后,昊辰完美保持了他在外人面前的风度,“南风少爷,叫我荻花题叶就好,昊辰太亲昵了。”

“耶,可我觉得昊辰喊得亲切啊。”

昊辰脚步一停,放于身侧的手指微微弹动,唇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呵,那就随南风少爷高兴吧。”

南风寄羽玩味地看着昊辰微微弹动的手指,折扇掩住唇角的笑,术法啊,这还真是趣味。那不妨再趣味点吧。这样想着,南风寄羽快步走向前,与昊辰并肩而行。


冷门!!!双一哥(纪凤鸣×纪无双)

来一来,看一看了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冷cp双纪大甩卖了!
旁友,不吃一口双纪吗?很好吃的!

快把一哥們送到我床上:

( ̄▽ ̄)/注意避雷!!敲黑板!!冷门安利时间!!


冷门双一哥,不是老素和史爸


不是老素和史爸


不是老素和史爸


纪凤鸣×纪无双


纪凤鸣×纪无双


纪凤鸣×纪无双


双纪!!!!!


实在是没有粮吃,来和离哥 @花上露犹泫 换粮!!!


小学生文笔,虽然有车,但是我都不好意思说那是车,写的太差了,如果发生食用不适请出门右转谢谢(`・ω・´)
沒檢查錯別字請多擔待
諸君!!我還有一言!!做個群宣,救救可憐的冷門女孩,大家都來踴躍產糧啊(*/ω\*)
群號:凤鸣无双大粮库,810297131


小学生的自行车

镇长和纪姑娘为了哭包皇操碎了心😂
后续在 @花上露犹泫 ,离哥那儿。

布袋戏镇日常系列(1)
大概都是些沙雕段子_(:з」∠)_

今天的镇长,心累。
素&俏:镇长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这一大家子,怎么养!!

@花上露犹泫  @快把俏如来送到我床上 感谢伞哥离哥的灵感提供,虽然好像并没有搞出那种感觉_(:з」∠)_

我没干嘛啊!怎么就屏蔽了????算了,走链接了
https://shimo.im/docs/r1PQRlBK0mMWVSmf

【弃默】解语花什么的,不存在的!

江苏卷弃默,我交卷了!!

先预个警,本篇伴随巨型ooc!!!

文笔不好,故事沙雕。

此时有粉不如黑系列。。。。教授我对不起你,你要入梦怼我就入吧orz

还有关于大雁为什么可以一眼认出教授?大概。。。。。。是出于鸟类的直觉吧(bushi)






该来的总会来的,魔世要出,默苍离会死,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

可是九界还是没想到,魔世将出之际,隔壁四境家的弃天帝会来。

 

九界:什么情况?!他为什么会来!四境,你怎么没把人看好!!!

四境:六天之界不归我管。

九界:你!!!!

四境:祝你好运,see you later! 

九界:别啊,你回来!我搞不定他啊!

 

结束了与四境的通话,九界面如死灰,看着自己面前的大屏幕,念叨着:“快走吧快走吧,我这不好玩。祖宗,我求你了,快走吧。”

可是刚到九界的弃天帝,没有这么想,他觉得吧,这地方真荒凉,一看就是没开发好的,不如自己重建吧。说做就做,小摊手起式,神之岚读条中。

盯着弃天帝动作的九界一看,心里就是一句卧槽。赶紧打开了扩音箱,说道:“弃天帝,汝非吾界之人,不可任意妄为!”九界暗暗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可以的,这种语气一听就是先天高人。

弃天帝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看天空,冷笑起来,“吾做何事,轮得到旁人插嘴!”说完,不理九界的话,继续读条。

“卧槽!弃天帝,你住手!我就是个孩子,你放过我吧!你继续祸害四境不好吗!!”九界方了,抓着扩音器就是一顿吼,连四境都给出卖了。

四境?弃天帝听到这耳熟的名词,想起了不太愉快的过去。而另一边的九界还没有停止,“弃天帝,您老人家行行好,别折腾了,行吗?您要是实在想玩,我九界任你玩儿,就是别小摊手可以吗?我求求你了,祖宗!”

“嘁,行了,你可以闭嘴了,真吵!”弃天帝收了动作,脸色阴沉,“再多说一句话,我让你尸骨无存!”

“好好好,我闭嘴,只要你老人家不毁了我就行。”九界息了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四境:九界,我听到了,你想让弃天帝回来继续祸害我。

九界: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四境: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相通的。

九界:哎呀,我当时吓懵了,口不择言,不做数的。

四境:你等着吧,弃天帝打你的时候,我是不会拦着的。

 

九界看着屏幕心想,我又不干嘛,他打我做什么?

自弃天帝来了,九界就把自己一半的精力,全放在了他的身上。开玩笑,这可是个祖宗,不伺候好了,大家都玩完。他就一直盯着啊盯着,看着弃天帝去羽国玩了一圈,忍住了小摊手的动作。去苗疆玩了一圈,对北竞王他们苗疆人日常穿皮草,感到不解。去神蛊峰绕了一圈,哦,这个地方被拆了,没事,还可以再建,又不是第一次,不慌。最后,去了琉璃树。等等,祖宗,你去了哪儿?!琉璃树?!你快回来,那地方去不得去不得啊!!!

弃天帝听不见九界发自内心的呐喊,跟散步似的,踏进了血色琉璃树的结界。嗯,荒凉。嗯,这树上琉璃串儿碰撞发出的声音还不错。嗯,这树下的人看着颜色挺养眼。

“你是何人?”树下的人开口了。

“凡人,无需知晓我之姓名。”弃天帝身为这么久以来的真·神级boss,拥有蔑视一切的资格。

“哦,现在,出去,你挡住信号了。”默苍离放下手中的镜子,抬起头,注视着弃天帝。

九界已经不忍直视了,祖宗啊,你招惹谁不好,招惹他?开开心心玩一圈,就回去六天之界不好吗?

弃天帝听到默苍离的话,眉一挑,“凡人,你很有勇气。”

默苍离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挡住他信号,还死活不走不说人话的人,钜子舌蠢蠢欲动,“说人话,然后出去。”

“凡人,你想死吗?”弃天帝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会说人话吗?不会说,回去重学。现在,圆润地离开我的视线,离开我的地盘。”默苍离忍不住了,默苍离抢白了,对面弃天帝收到钜子舌完整伤害。

九界已经石化在座位上了,满心只有一句话,完了完了完了,我要英年早逝了。四境,我恨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自己尸骨无存,支离破碎的感觉,颤抖着手,摸了摸自己完整的身体。我没死?天啊,太棒了!然后,赶紧去看屏幕。围观了一下之后,他打开了与四境的通话界面。

 

九界:四境啊,弃天帝他是不是在六天之界呆的太久,傻掉了?

四境:九界,说这话的时候,你有想过你的小命吗?

九界:不想了,刚刚鬼门关走了一遭,现在只想知道弃天帝是不是傻了的这件事。

四境:没傻,就是太寂寞了,有点沾染了空巢老人的孩子气。

九界:哦。

 

弃天帝冲着默苍离刚才的抢白,决定和他卯上了。默苍离看着都这样说了,还没走的弃天帝,眉头狠狠地跳了一下,站起身,钜子舌火力全开。

九界在心里默默地为弃天帝哀悼了一秒,何必呢,默苍离可是人形核武的存在啊。可是之后的事,就有点超出九界的想象了。看着开始慢慢成双入对的两人,他开始怀疑,弃天帝是不是有点受虐倾向,不然怎么会和默苍离在一起。九界看着开始无形撒狗粮模式的两人,突然脑子一个激灵,完犊子了,默苍离是要死的啊!这可怎么办,不能因为弃天帝,改变原有发展啊!

在九界还没想好补救措施的时候,该走的剧情还是走了。默苍离支开了弃天帝,独自面对前来琉璃树的俏如来。铸心局,注定是要以弑师为结尾,才能完成传承的。墨狂透胸而过的时候,默苍离除了欣慰,自己终于将墨家传承了下去,俏如来没有让他失望外,心里还多了一丝抱歉,对弃天帝的。

默苍离的死讯很快就传到了弃天帝的耳中,后果可想而知。九界急忙选了个妖道角的壳子下来,拦住读条的弃天帝。“弃总!祖宗!默苍离还没死!”全场安静了。

“你说师尊没死?可是我亲手……”俏如来拿着佛珠的手微微颤抖。

“你说什么?!苍离没死!”杏花打翻了手边的一桶亡命水。

弃天帝……弃天帝提起九界化成的妖道角消失在了天边,留下了那群目瞪口呆的人。

 

“把你之前的话,再说一遍。”弃天帝掐着九界的脖子,眼神如刀。

九界涨红了脸,虽然这样他也不会死,但他难受啊!“咳咳,你先放手,我就说。”

弃天帝收紧掐着他脖子的手,“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好好好,我说,我说。”九界认输,这是祖宗,不能得罪,“你只要找一个成了精怪的事物,把默苍离的魂体附上去就可以了。你要是需要,我可以帮你找到默苍离的魂体。”

弃天帝松开手,任凭九界自由落体,满意地点点头,“三天,我要默苍离魂体。”风中传来九界被风吹得变了音的惨叫,“啊啊啊啊啊,我的祖宗,这是高空,你这是要我死啊!”

知道了默苍离复活的要素,弃天帝就没空去管那些个魔世出世之后的劳什子事了。满九界地找成精的事物,找来找去都不满意,不是颜色不对,就是样子太丑,总之一个词,嫌弃。三天之期很快就到了,九界累得吐血的把默苍离的魂体找到,蕴养在一个匣子中,却发现弃天帝还没找到载体。心累,不解释。

“弃总,我给你找一个吧。”九界把手中的匣子递过去,有气无力地说。然后没一会儿,就给弄了只绿毛鹦鹉回来,“弃总,这只可以了吧。”

弃天帝想了想,也没什么好的选择了就同意了。魂体进入别的东西里的时候,多少有些排斥,

可是默苍离却十分的顺利,只是有点累,还在沉睡。弃天帝小心翼翼把绿毛鹦鹉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一个珍宝。

九界看着心满意足离开的弃天帝,心里暗搓搓地想,高兴吧,过几天你就知道厉害了。

几天之后,默苍离醒过来了,站在弃天帝的肩头,小豆般的眼睛,看人的眼神都带着蔑视。弃天帝带着默苍离,九界到处转悠,还去了之前没去过的海境。这下可巧了,俏如来和上官鸿信都在,默苍离看着自己两个徒弟,站在彼此的对立面,也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跟看戏一样,还挺乐呵的。

俏如来眼尖,看见了在海境到处转悠的弃天帝,和肩头的那只绿毛鹦鹉。他还心系之前九界所说的默苍离没死的话,便走向正在看风景的弃天帝,“师尊他……”

“嗯,没死,现在很好。”弃天帝不想多说,伸手摸了摸站在肩头的默苍离的小脑袋。

“哦,那就好,这样做弟子的就放心了。”俏如来松下一口气,师尊还活着,那就好。

“愚蠢。”熟悉的语气,不熟悉的声音。

俏如来抬头看向那只站在弃天帝肩头的绿毛鹦鹉,恍惚间好像看到师尊,不由得感到了几分亲切,便也想伸手去摸。默苍离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俏如来的手,眼中的嫌弃明显得瞎子都能看出来了。

“手,收回去,太愚蠢了。俏如来,这么长时间,教给你的东西都忘了吗?”

“师…尊…”俏如来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这只鹦鹉,手颤抖着把没来得及飞走的默苍离抱到怀里,眼泪夺眶而出,“师尊啊!你怎么变成只鹦鹉了!”

默苍离挣了两下,挣不开,眼神透露着绝望,他怎么找的这个傻徒弟,“俏如来,放开我。你想勒死我吗?”

俏如来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抱着的是师尊,那弃天帝……不敢多想,松开默苍离,兜帽一带,转身就跑,只留下一句,“师尊,师公,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弃天帝理了理默苍离被弄乱的羽毛,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俏如来离去的背影,决定先放他一马,毕竟那句师公叫得甚合他意。

这个小插曲,并不影响弃天帝带着默苍离继续转悠的心,然后上官鸿信和他们相遇了。

弃天帝:怎么总有人打扰我?!

上官鸿信:师尊!

一个箭步冲上去,喊道:“师尊!你果然没死!我太开心了!”

默苍离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懵,这个大徒弟怎么认出他来的?他还没开口吧??“咳,嗯,鸿信,这次尚可。”

听到这句尚可,上官鸿信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感觉自己更有激情搞事了。什么小师弟,放马过来,看我雁王不搞死你的!“师尊,我先走了,以后一定正式拜访您和师公。”

默苍离觉得自己对这两个徒弟的期待值都高了,现在看来两个都是傻的。

“弃天帝,去苗疆。”默苍离心累地用脑袋蹭了蹭弃天帝的脸颊,说道。他觉得他需要怼个人,来回复一下心情。

“好。”

 

早就退隐了的竞日孤鸣,摇着一把蒲扇,熬着面前的一罐药,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心想,是谁在念叨我吗?小苍狼还是小千雪?

“久见了,北竞王。”一个听起来有点聒噪的声音突然响起。

竞日孤鸣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直和默苍离绑定出现的弃天帝,还有他肩头那只看了就让人不爽的鹦鹉,“弃天帝,来这儿有事?”

弃天帝现在心情不错,对于竞日孤鸣这种不爽语气,也和没听到的一样,倒是站在他肩上的默苍离开始有点蠢蠢欲动了。

“这么久没见,你的话术仍旧不及格。”

“嗯?!你,默苍离?”竞日孤鸣惊异地看着那只绿毛鹦鹉,然后嘴角抽搐,“苍离先生,如今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这还真是让小王,惊讶啊。”忍住,忍住,不能笑。“苍离先生,小王有些事,先失陪了。”然后转过身,准备要走,背影还可以看到他的肩膀在不停地耸动着。

“这么拙劣的借口也能拿来用,北竞王看来你还真是许久不用脑子,都锈蚀了。”

“默苍离,你来这儿,就是为了讽刺我的吗?”竞日孤鸣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看向默苍离。

“不然你以为你对我有什么其他的利用价值吗?”

“默苍离!你的日子是不是过得太无聊了?!”

“不无聊,只是觉得过来怼你,会让我心情变好。”默苍离张开翅膀,飞到弃天帝另一边的肩头站着,说出来的话,依旧气死个人。

“你有毛病啊!”竞日孤鸣觉得他就是和默苍离八字犯冲,能不能放过他?他已经退隐了,就想好好安度后半生!

默苍离歪着小脑袋,看着竞日孤鸣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就觉得心情舒畅不少,啄啄弃天帝的耳垂,说道:“弃天帝,走吧。”

“还想去哪儿?”

“回琉璃树吧。”

弃天帝离开后,竞日孤鸣狠狠地盯着他的背影,挫了挫后槽牙,进屋开始收拾东西,直觉告诉他,不离开,以后会隔三差五看见默苍离。

 

回到琉璃树,默苍离窝在弃天帝的怀里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格外长,长到弃天帝都要忍不住去找九界的时候,默苍离起了变化,原本圆滚滚的身体,开始抽长,渐渐现出人形。天黑了,天又亮了,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才终于稳定下来。

弃天帝把还没清醒的人抱起来,额头相贴,轻声说道:“欢迎回来,默苍离。”

 

九界:四境,你说给弃天帝找个鹦鹉,可以看到有趣的场景的!在哪儿呢?!我只感觉我被秀瞎了!

四境:看着这个形态的默苍离怼人,不有趣吗?

九界:四境,你又驴我!